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音樂人口述歷史

  • 簡介

    現為音樂創作人及製作人。

    任臺灣音樂著作權人聯合總會(MCAT)常務董事。

    早期曾擔任臺灣五花瓣樂團的樂器指導、馬來西亞麗風唱片擔任專職音樂創作人。

  • 經歷

    現為音樂創作人及製作人。

    任臺灣音樂著作權人聯合總會(MCAT)常務董事。

    早期曾擔任臺灣五花瓣樂團的樂器指導、馬來西亞麗風唱片擔任專職音樂創作人。

  • 作品

    〈針線情〉、〈雙人枕頭〉、〈等一下呢〉、〈你是我的兄弟〉、〈再三誤解〉、〈今夜又擱為你醉〉、〈男人情女人心〉、〈情難斷夢未醒〉、〈風中的玫瑰〉、〈一生的愛〉、〈留不住你的心〉(國語/鄧麗君)、〈風中的玫瑰〉等,製作過馬來西亞知名歌手李逸、臺灣歌手蔡小虎、陳中與邱芸子等人。

  • 重要作品

    〈針線情〉、〈雙人枕頭〉、〈等一下呢〉、〈你是我的兄弟〉、〈再三誤解〉、等,製作過馬來西亞知名歌手李逸、臺灣歌手蔡小虎、陳中與邱芸子等人。

  • 得獎紀錄

    ·第一屆金曲獎最佳作詞人獎《針線情》。

  • 訪談內容

    提到張錦華也許很多人會有一些陌生,但提到他的作品,近十年最膾炙人口的臺語歌─針線情、雙人枕頭,相信所有在華人音樂的聽眾,不管聽不聽臺語歌曲、不管哪一個年齡層,一定馬上點頭表示肯定,他就是打造臺灣臺語歌壇天王天后的重量級創作者兼製作人張錦華。


    音樂是一種天分

    張錦華的音樂資歷算一算已經有將近40年了。早期臺灣第一個女子樂團五花瓣風靡當時許多年輕人,樂團中每一個年輕女孩各自負責一項樂器,而張錦華當時便曾經擔任樂團幕後的指導手,教導五個女生打鼓、KEYBOARD等樂器的學習。

    現在的張錦華已經是8、90年代臺語歌壇中的重要創作者,但其實在製作臺語音樂之前,張錦華是寫國語歌曲的。「我差不多民國61年的時候退伍,我就跑到麗風唱片,那時候鄧麗君、萬沙浪他們都在那裡,我都有參與過製作!」當時的張錦華是專職創作者,領月薪,只要有好作品才需要交出,張錦華回憶當時的麗風唱片,仍覺得以前的唱片公司其實是相當願意栽培人,「老闆跟我說過一句話,你不用寫歌來“交差”,我是不會用的。」那時唱片公司不只給予創作者很大的空間,還樂於提供費用讓這一些創作者可以購買國外的黑膠唱片回來聽,學習更多音樂經驗,這讓張錦華不斷的有更多機會推開了音樂的廣度,也嘗試了許多西洋音樂國語化的創作。

    在麗風唱片工作階段,是張錦華的國語創作時期,隨著麗風唱片結束臺灣市場,將唱片重心轉到馬來西亞和新加坡,張錦華也因此到馬來西亞繼續從事創作,在麗風的工作長達15年,累積了將近5、600首的國語歌,也在海外有相當好的成績,當時馬來西亞著名的歌手李逸的「理想」、「送你花一朵」等諸多歌曲,就是來自於張錦華的作品。回到臺灣後,張錦華才開始以臺語歌曲為主要作品,幾十年的累積下,張錦華在臺語歌的作品數量,也發表了近300多首。

    提到音樂之路,張錦華總是用一種輕鬆愜意的態度談笑風生,『這是一種天分』他覺得音樂對他似乎就是一種很自然的行為,沒有拜師學藝的他,卻無師自通學會了吉他、小喇叭、打鼓,『我就只差小提琴沒學到!』這讓他在當兵藝工隊期間,幾乎一個人可以全部包下整個樂隊的表演,只要負責哪一個樂器的同袍退伍了,他就接手哪一個樂器的演奏。

    曾經有人問過張錦華,他的創作靈感來自於哪裡,幽默的他當時給了一個相當妙的答案『我的靈感在口袋裡!』很多人以為創作者應該是那種四處找尋靈感,帶點浪漫主義的文人風格,但張錦華確認為,他是因為錢賺不夠多,缺錢了,只好認真工作,拼命寫歌,他笑說『窮才有那個動力,你不窮,花錢都需要時間了,哪有時間寫歌呢?』儘管是幽默的自我調侃,但卻似乎道出許多創作者的無奈心聲。


    臺語歌曲的旋律渾然天成

    在流行音樂近40年了,張錦華說『歌還沒出去,我拿到譜,就差不多知道這首歌會不會中!』甚至曾經為了一首歌,讓他決定立刻延遲蔡小虎的專輯發行。他認為,臺語歌曲,許多歌詞的角度、觀點或者用字遣詞,都是影響音樂成敗的重要關鍵,他認為『旋律是無辜的』,例如最近日本琉球歌曲的「淚光閃閃」,曲子本身旋律優美,不管怎樣的語言傳唱,都會是一首好歌。

    儘管很多人認為,臺語歌曲似乎不是屬於華語市場的重要主流,但張錦華確有不同的見解,他認為,如果你只是用簡單的音樂來編錄、來創作臺語歌曲,歌詞用一些低俗不優美的文辭,那臺語歌自然很難走向國際,他認為『其實音樂裡面,是不分LOCAL的,是你自己把詞侷限在裡面了。』臺語是相當豐富語言,他舉例「摘菜」,臺語就可以細分好幾種不同的細微動作,每一個動作都有他不同的說法,這是臺語獨特之處,也是它精彩之處。張錦華也認為,臺語本身就含有旋律的音階在裡面,其實比國語更好創作,也更好唱,其實臺語你只要多唸幾遍,音階就自然出現,是可以讓人更琅琅上口並且傳唱的語言。像以前的「望春風」,即便到了現在,如果經由管弦樂隊的表演,它就是一首感動好音樂可以踏上國際舞臺。


    專業分工才能創造經典

    對於現在音樂產業的現況,張錦華其實有許多不同角度的想法。從音樂人的創作分工,現在音樂風格的發展格局變小,甚至到音樂著作版權的權利,都讓張錦華帶著一些音樂人的憂心。

    『以前是分得很細的,寫詞的寫詞、寫曲的寫曲,編曲的編曲的,彈奏BASS、GUITAR、打鼓的,每一個人都是專業領域,個個把自己專業領域弄好。現在不是,一個人要把所有專業領域把他全吸收下來,那音樂品質一定會往下掉。』張錦華認為,以前的作品總是可以令人深刻,是因為在多重分工下,大家可以互相補足彼此不擅長的部分,讓歌曲的完美度可以不斷向上加分,現在卻因為科技的發展,一個人似乎就可以將所有音樂編曲完成,卻少了以往各專業領域互相支援的打造過程,他認為,除非是天才型的創作者,否則,一個人全包下歌曲的全部配樂,只是讓一個歌曲在扣分下,失去它的風采。


    音樂應該多重風格

    對於現在的音樂,張錦華覺得,似乎越走越窄,以前各種風格的音樂都有人會去創作、去嘗試,那時候的音樂發展多元、也更多路線。現在,唱片的銷售狀態不佳,投資報酬率降低,讓很多業界老闆也不太敢於冒險嘗試,變成大家只會跟隨著相同的路線,以噱頭取勝。對張錦華來說,他覺得『音樂要帶頭跑,比跟還要容易,現在唱片音樂專業度不夠,大家只出一種風格,一窩蜂大家跟著跑。』他認為,許多經典歌曲都是帶頭的才能流傳許久,例如「愛拼才會贏」後人要再怎樣創作,也很難超越這一首歌的地位,「其實你不懂我的心」那樣的深沈歌曲,在歌壇上重要的經典,對於音樂的創作,照理說應該是大家作自己的東西,不應該是大家呈現一樣東西才對『走大路,路才會廣!』在歷經過音樂的顛峰時期,對現在的音樂發展,張錦華頗有感慨。

    網路市場開創新局

    因為市場的狀況,讓更多臺語音樂人難以創作,音樂版權的授權問題和潛在已久,無從選擇的臺語詞曲買斷文化,都讓從事音樂多年的張錦華帶著些許的無奈感。所以,儘管現在的網路音樂發達確實影響許多唱片的銷售,但張錦華卻以另一個角度來思考這一個市場的可能。他認為『網路只要控制得很好,有付費機制,寫歌的、玩音樂的人才會有活路!』他也因此不斷呼籲政府單位,盡快建立起網路的付費機制和管理辦法,讓更多創作者可以有另一個不同的發表空間和園地,讓他們的作品可以不需要透過唱片業界的轉手,直接獲取更好的利潤和報酬。『網路只要成熟,付費機制要乾淨,未來每一個人都可能是歌星、是創作者,音樂也可以走向單曲作業。』在張錦華的眼中,在網路世界中,商機無限,也是現在唯一的一條路,一條可以創造下一個音樂世代輝煌時期的重要方式。

    照顧創意人協助音樂傳唱

    對於即將要成立的音樂中心,張錦華帶著些許的期待,也不斷喊話,希望政府單位可以多照顧這一些只會傻傻寫歌的音樂人。『很多創作人每天就是不停的寫,他們其實可以說是社會邊緣人,介於天才或者白癡之間。政府如果不好好保護他們,他們就快要消失了!』張錦華舉了韓國的好萊塢村的概念,他覺得,政府應該要在這個音樂中心提供創作者的生活照顧,而不單只是演唱會場地,要以一種保護的思考角度,對一些音樂人給予照顧,『坦白說,你如果不好好培養一些作家,臺灣音樂歷史寫到這裡就沒有了。』這是張錦華的玩笑之語,但卻也道出他憂心現在許多優秀創作人因為生活問題,只能離開音樂的領域,這是相當無奈的結果。

    音樂版權的開放原則、不應該壟斷市場、要讓歌曲可以傳唱得更加活躍,這些都是張錦華認為應該是比成立音樂中心更為重要的問題。即便張錦華心中對音樂有許多急於爭取和宣導的念頭,但他仍然相當支持音樂中心的成立『你有音樂中心,你就能讓真正有本事的人可以在這裡發表他的作品,創作者也可以起來,他背後就有經濟來源,這都是正面的東西。』言談中,多少還是透露著期待流行音樂中心不單只是一個表演場地的期待,希望經由政府的力量,可以為音樂人做更多的事情。 歷經音樂領域近40個年頭,看過許多音樂界的起起落落,儘管有一些無奈、有一點感慨,但張錦華依舊以他幽默和樂天的個性,繼續為更多音樂人爭取權利和發聲,也願意以一種正面角度來看即將成立的音樂中心,從正面中去尋找力量也許是張錦華繼續在音樂產業裡努力的重要動力。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