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音樂人口述歷史

  • 簡介

    臺灣著名寫詞人、音樂製作人、音樂經理人。

    歷任點將、索尼唱片、百代唱片總經理、維京唱片總經理、大熊星國際多媒體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二十年來,出自他之手的著名唱片不計其數,成功打造出蕭亞軒、劉若英、李玟、趙薇、江美琪等樂壇巨星。

  • 經歷

    ·臺灣著名寫詞人、音樂製作人、音樂經理人。

    ·歷任點將、索尼唱片、百代唱片總經理、維京唱片總經理、大熊星國際多媒體股份有  限公司總經理,二十年來,出自他之手的著名唱片不計其數,成功打造出蕭亞軒、  劉若英、李玟、趙薇、江美琪等樂壇巨星。

  • 作品

    〈分享〉、〈味道〉、〈我願意〉、〈好心情〉、〈公轉自轉〉、〈魯冰花〉、〈對我好一點〉、〈紀念〉、〈不想讓你知道〉、〈薔薇〉、〈雙手的溫柔〉、〈最熟悉的陌生人〉、〈她在睡前哭泣〉、〈窗外的天氣〉、〈長假〉、〈再一次也好〉、〈我愛你那麼多〉、〈進行式〉、〈我多麼羨慕你〉、〈我不是你想像那麼勇敢〉、〈至少還有你〉、〈把你寵壞〉、〈愛的鋼琴手〉、〈我喜歡你快樂〉、〈你是我心中一句驚嘆號〉、〈愛的主打歌〉等600多首。

  • 重要作品

    〈分享〉、〈味道〉、〈我願意〉、〈好心情〉、〈公轉自轉〉、〈魯冰花〉、〈對我好一點〉、〈紀念〉等600多首。

  • 得獎紀錄

    ·2006年臺灣金馬獎《如果‧愛》『最佳原創電影歌曲』。

    ·2006年香港金像獎《如果‧愛》獲『最佳原創電影歌曲』。

    ·1989年《魯冰花》在臺灣金馬獎上奪得『最佳電影插曲獎』。

  • 訪談內容

    總是可以輕易的用一首歌詞,帶人進入充滿故事、具有情境的想像空間,這一直是姚謙的作品所帶給人的共同感受。對姚謙來說,寫歌最重要的是有感而發,「歌的本身是要感動人的,而不是誰寫的,這是很重要的事」寫紅眾多經典歌曲的姚謙,提起寫歌詞這一件事,卻是以一種謙虛的語氣,這或許也是姚謙始終可以在華人音樂中受到尊重的原因。


    姚謙回想,自己在音樂的路上,經歷了許多不同的過程,包括從小就有機會接觸的東洋音樂、民歌時期金韻獎的時刻,這一些都對姚謙有著很多不同的啟發。回想起他剛出道的音樂環境,他覺得「那段時間是鼓勵創作的年代,即使是官方、媒體都表示歡迎,我覺得這是當時很好的一個契機,也造就了華語流行音樂在華人地區會成功的原因。」之後國際唱片公司的進入,他也從中學到了專業的企劃概念,點點滴滴的累積,也成為姚謙現在總能用多種角度來考量許多事件的原因。


    在北京看到不同的可能

    這十年來,姚謙事業中心幾乎移往中國大陸地區,一個月內也只有少數日子會留在臺灣,對於臺灣的流行音樂狀態,他並非悲觀,但就是對於臺灣現況,特別是許多社會現象、媒體狀態、政府在權利分配的一種陋習,都讓姚謙每次回臺灣時,總是要進行一段情緒上的調整。 姚謙認為,「臺灣不應該是這樣,人民有在進步,我覺得少數政府的領導者有在進步,但是大環境還是在原地踏步」對這塊培育他的土地,姚謙期待這裡應該要更好,儘管每次回台北時,在北京的工作伙伴,總會問姚謙何時“回”北京,相較於台北,北京冬天冷、居住環境也不見的比台北好,但姚謙卻感受到北京官方的態度、工作團隊的氣氛等等加起來,讓他覺得那裡似乎帶著一種活力和生命,是一種希望。相較於台北,媒體的諸多狀態,總讓人誤以為臺灣不好,但姚謙認為自己骨子裡終究還是臺灣人,還是相信台北並不是不好,只是容易被媒體誤導了。北京和台北的兩相比較和對照,讓笑稱自己是〝中年憤青〞的姚謙,常會問自己「以後老年不知道是在臺灣還是在北京?」這一語似乎也道盡姚謙對一些臺灣現況的諸多無奈。

    姚謙更是以他多年在大陸的感受,對於許多人提到的大陸盜版問題,用了一個相當不同的角度來分析「我站在他位子的時候我有很大的改變,他喜歡你的方式就是聽你的歌,他怎麼聽你的歌?買得到正版嗎?」當然這並不表示姚謙鼓勵非法下載音樂,但他卻願意以另一種角度來思考大陸現況,如此一來,對於大陸的盜版狀態,姚謙反倒少了些許的憤怒,甚至有時候他也會上大陸的音樂網站去看看別人在討論些什麼。對於大陸的音樂網站還會介紹著許多第三世界國家的音樂,甚至連樂評分析都讓姚謙大大驚嘆大陸網民的“專業”態度。


    音樂模式的重新省思

    大陸多媒體運用及網路使用行為模式狀態,讓姚謙思考「買“CD”這一件事是我們教消費者把音樂買下來回家聽。而事實上音樂最主要是聆聽、感受,所以聆聽和感受不一定要買回家,只有喜歡想要重複聽時,才要買回家!」這讓姚謙重新思考,喜歡的音樂是否只有付費買一整張CD的方式?應該還是有許多不同的可能!「所以我們唯一只有放棄掉舊的思維,才能想到新的思維,千萬不要懷念過去。」這是姚謙對自己的喊話,同樣也是對音樂從業人員的一種建議,唯有打破舊框架後,才有可能找出不同的一條道路,對於臺灣的音樂發展和未來,姚謙仍是積極的。

    姚謙也因此從另一個角度一針見血的點破「未來沒有唱片行業,而且這是全世界趨勢。現在有音樂這個行業,音樂的方法是甚麼呢?就是最重要思考的問題」,他認為演唱會的舉辦,是目前可以去發展的方向,「我希望在舉辨演唱會嘗試將這些歌的競爭力延伸,然後看能不能留下來。」姚謙將演唱會以一種秀的概念來看待,他認為這是一種可以延伸並且強化的概念,或許未來音樂進入這個新的模式。


    台北流行音樂的想法 記下重要事件的發展

    對於即將成立的台北流行音樂中心,姚謙其實多少也帶著一些不同的意見和看法,對於未來的音樂發展更為在乎的姚謙,對於園區要規劃的典藏館,他自己認為,一旦他離開這個世界了,就讓他離開了,不需要像英雄一樣供在那裡,他覺得,未來如果有人還喜歡他的哪一首歌,那是一種記憶的符號,應該是一種感受,真正應該要記下的是,這一些曾經在過去留下特別事件的人、事、物他們究竟留下了哪一些養分,滋潤下一代的流行音樂,這才是比蓋一個館還要來的重要。「一些好聽的歌曲或者曾經佔據某一個世代的重要音樂,會有哪一天,有一個那一代人感受到,必定會再重新以那個年代的觀點再推一次,重唱、重編都有可能!」姚謙認為,這才是更令人感動的事。

    姚謙覺得,人最難的是走不出過去的光輝,人應該要去記下的是美好的創作,不要不斷的舉辦老歌演唱會,對姚謙來說,他當然不是否定這一些不同時代人的記憶,他認為適度價值就好。當然,不同時代必然有他們的經典「但是以長遠的音樂往前走的觀念,不應該這麼做,適度就好」在音樂上,政府的資源應該要適時的提供。「我覺得音樂還是大環境的需求,而不是刻意的製造一個的局面。但是在大環境需求的順勢上,可能有面臨很多的逆境,那這個就需要政府的資源」。


    對於未來計畫 全方位的文化藝術發展

    充滿想法的姚謙,對自己接下來的想要做的事,有了一些不同的轉換想法。曾有學美術底子的他,這幾年開始想著,是不要該退休了,對於音樂,姚謙覺得其實雛形已大致出現了,他也看到一些現在的年輕人創作,還是有一些會令他豎起雙耳的作品,他說「創作我不擔心,我比較擔心中間的溝通者」兩岸音樂的交流和推動,中間角色是重要的,民間力量應該會比政府力量更為重要。畢竟音樂是一項文化藝術產業,官方一旦介入談判,總是會影響方向。「藝文創作精神性很重要,所以我覺得政府要給的是什麼樣的環境,讓大家在創作上無後顧之憂。不是給他錢,給他更富裕的環境,而是給他更適合創作的一些通路試著去溝通。」

    姚謙現在正開始積極的朝向文化藝術方向發展,「我想將藝術跟戲劇做結合吧!」,支持一個年輕的動畫公司,想把一些當代的年輕的美術放在動畫裡,也把一些比較年輕原創性的當代音樂也放在這個動畫裡,然後動畫當做一個平台,而喜歡看電影寫劇本的姚謙也在想,或許自己未來也可以寫寫動畫劇本。對姚謙來說建立生命的價值是重要的,前面三十個年頭都是與流行音樂相關,過同樣的生活,下一個人生第二階段的故事,姚謙也正積極規劃、發展並且實踐著!

返回頂部